收藏本站   | English

《中国天然气发展报告(2019)》发布

来源:中国石化报 日期:2019-09-10 浏览量:

核心阅读

8月31日,《中国天然气发展报告(2019)》在京发布。报告由国家能源局石油天然气司、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自然资源部油气资源战略研究中心联合编写。报告预计,2050年前我国天然气消费将保持增长趋势,2019年表观消费量将达3100亿立方米,同比增长约10%,增速较2018年和2017年放缓。随着我国天然气消费市场不断成熟,未来工业燃料、城市燃气、发电用气将呈现“三足鼎立”格局。

报告指出,把天然气发展成为中国的主体能源之一,是建设清洁低碳、安全高效能源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国将坚持以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能源安全新战略的重要论述为根本遵循,大力提升勘探开发力度,以天然气管网建设、补足储气调峰短板、推进市场体制改革为重点,加快天然气产供储销体系建设,努力实现天然气高质量发展。本版就该报告主体内容进行专题解读。

国际天然气市场: 供应持续宽松

勘探不断取得突破,供应量持续加快增长。截至2018年底,世界天然气剩余可采储量为197亿立方米,储采比为51。也就是说,即便未来没有天然气新发现,世界现有天然气剩余可采资源足够开采51年。2018年,世界天然气产量为3.87万亿立方米,比上年增长5.2%,增速比上年提高1.2个百分点。

消费持续增长,北美与亚太地区需求旺盛。2018年,世界天然气消费量为3.85亿立方米,比上年增长5.3%。其中,北美地区消费量为1.02万亿立方米,比上年增长9.3%;亚太地区消费量为8253亿立方米,比上年增长7.4%。

贸易量持续快速增长,LNG贸易持续活跃。2018年,世界天然气贸易量达1.24万亿立方米,比上年增长9.0%,增速提高3.1个百分点。LNG(液化天然气)出口量前五的国家是卡塔尔、澳大利亚、马来西亚、美国和尼日利亚;进口量前三的国家是日本、中国和韩国。

国际权威机构预测:随着世界天然气液化能力不断提升,国际天然气市场在未来若干年内仍将保持供应宽松格局。

我国天然气市场: 产供均创新高

大力提升勘探开发力度,国产气增量连续两年超百亿立方米。2018年,全国天然气新增探明地质储量8312亿立方米,其中页岩气新增1247亿立方米,煤层气新增147亿立方米。2018年,国内天然气产量为1603亿立方米,比上年增加123亿立方米,其中页岩气产量109亿立方米、煤层气产量49亿立方米、煤制气产量30亿立方米。

天然气消费快速增长,日最高用气量首次突破10亿立方米。2018年,中国天然气表观消费量达2803亿立方米,比上年增长17.5%,在一次能源消费中占比达7.8%,提高0.8个百分点;日最高用气量达10.37亿立方米,比上年增长20%。从消费结构看,工业燃料和城镇燃气增幅最大;从区域消费看,浙江、河北、河南、山西四省消费规模均首次超百亿立方米,全国天然气消费规模超百亿立方米的省份增至10个。

天然气进口量进一步攀升,进口压力持续加大。2018年,中国天然气进口总量达9039万吨,比上年增长31.9%。其中管道气进口量为3661万吨,增长20.3%;LNG进口量为5378万吨,增长40.5%。

基础设施布局逐步完善,互联互通工作持续推进。2018~2019供暖季,“南气北上”等互联互通工程实现新增供气能力6000万立方米/日的目标,有力保障了华北地区天然气供应。截至2018年底,我国天然气干线管道总里程达7.6万千米,一次输气能力达3200亿立方米/年。2018~2019供暖季前,上游供气企业已建储气能力约140亿立方米。

天然气发展目标: 成为主体能源

把天然气发展成为中国的主体能源之一,是建设清洁低碳、安全高效能源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国将坚持以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能源安全新战略的重要论述为根本遵循,大力提升勘探开发力度,以天然气管网建设、补足储气调峰短板、推进市场体制改革为重点,加快天然气产供储销体系建设,努力实现天然气高质量发展。

国际机构预测,在2035年左右天然气将超过煤炭成为第二大能源。从国内形势看,天然气在我国能源革命中将始终扮演重要角色,预计2050年前我国天然气消费保持增长趋势。随着我国天然气消费市场不断成熟,未来工业燃料、城市燃气、发电用气将呈现“三足鼎立”格局。

2019年是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四个革命、一个合作”能源安全新战略五周年,是天然气产供储销体系建设的关键之年。中国天然气仍将保持较快增长,预计2019年表观消费量在3100亿立方米左右,同比增长约10%。

谋划产供储销体系建设重大布局

全力打造四川盆地天然气生产基地。四川盆地是常规气、非常规气“双富集”气区,资源量分别占全国的23%和26%。未来四川盆地天然气产量约占全国的1/3,页岩气有望超过常规气成为主力气源。

全力打造鄂尔多斯盆地、新疆地区天然气主产区。鄂尔多斯盆地天然气资源量占全国的17%,重点加大致密气开发力度,突破陆相页岩气开发技术瓶颈。新疆地区(以塔里木盆地为主)天然气资源量占全国的21%,重点加大深层、超深层,以及碳酸盐岩复杂油气藏勘探开发力度。

全力打造海上天然气生产基地。我国海上天然气资源丰富,仅渤海、东海和南海北部资源量就占全国的15.6%,未来将加大协调推进力度,缓解用海矛盾。

力争非常规天然气勘探开发“全面开花”。目前,页岩气商业性开发仅限于四川盆地中浅层,四川盆地以外页岩气开发取得突破后,年产量有望增加百亿立方米。煤层气将以沁水盆地、鄂尔多斯盆地为重点,加大煤系地层内气体资源综合勘探开发力度,力争尽早突破年产百亿立方米。

加快区域地下储气库群建设。我国现有储气能力相当于年消费量的5.7%,与12%~15%的世界平均水平相比尚有差距。下一步,将围绕天然气气区和进口通道,重点打造区域地下储气库群。

全力打造环渤海天然气供应保障体系。在进一步完善环渤海地区管网体系的基础上,依托现有港区布局建设一批LNG接收站,增强北方特别是京津冀地区天然气多元保障及抗风险能力。

有序发展替代能源。发展煤制气产业是立足国内能源资源禀赋国情、增强国内天然气供应能力的重要举措。此外,重点支持北方农村地区发展生物天然气清洁供暖。

合理布局进口气源和通道。加快推进天然气进口国别(地区)、运输方式、进口通道、合作模式,以及参与主体多元化。鼓励企业“走出去”,积极参与国际资源勘探开发和LNG项目投资与运营。

完善产供储销体系建设配套政策

加大增储上产政策支持力度。研究取消石油特别收益金或提高起征点;研究设立油气风险勘探基金;推动延续稠油、高凝油、高含硫天然气、三次采油等领域资源税减免的优惠政策;推动出台储气库垫底气支持政策。

深化油气体制改革。加强勘探开发领域市场竞争,实行勘查区块竞争出让制度,公开公平向符合条件的各类市场主体出让相关矿业权。加强全国天然气管网统一规划,加快基础设施建设步伐。压缩供气层级,合理确定管输价格,推行季节性价差。

加大科技攻关力度。着眼关键技术和前沿技术,加大自主攻关力度,提升技术装备水平。

改善资源开发地的营商环境。统筹处理好生态环境保护、耕地保护、生态红线划定与油气勘探开发、储气库和管道等国家重大工程建设之间的关系。在实施严格保护措施的前提下,按照“区分固体矿与油气、勘探与开发、石油与天然气、保护区在前和矿权在前、不同保护区类型”等“五个区分”的工作原则,推动环境敏感区内油气勘探开发相关工作。

合理优化用气结构。在确保民生用气的基础上,工业用气按照“可中断用户优先、稳步推进‘车船用气’、适度发展发电、从严控制化工用气”的要求执行。在天然气发电方面,近期发展调峰、分布式项目,中远期发展热电联产和多能互补。

推动天然气价格市场化改革。逐步放开天然气领域竞争性环节的价格,降低企业用能成本。加快完善监管规则和信息公开制度。推广季节性差价、可中断气价等差别化价格政策,促进削峰填谷,引导企业增强储气和淡旺季调节能力。加强天然气输配环节价格监管。逐步构建运行高效的天然气市场体系。

天然气发展形势:迎来战略机遇

顶层设计和政策支持逐步完善。国务院《关于促进天然气协调稳定发展的若干意见》部署了加大国内勘探开发力度、健全多元化海外供应体系、理顺天然气价格机制等10项措施,构建了中国天然气协调稳定发展的总体框架。《可再生能源发展专项资金管理暂行办法》将致密气新纳入财政补贴范围。此外,油气项目用海预审环节取消,用海审查与环评改为并联审查,并明确了油气钻井等“先临时后永久”的用地政策。重大海洋油气勘探开发项目纳入环评审批绿色通道。

体制改革稳步推进。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发布《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9年版)》,取消了“石油、天然气(含煤层气,油页岩、油砂、页岩气等除外)的勘探、开发限于合资、合作”“50万人口以上城市的燃气管网建设、经营必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油气对外合作项目总体开发方案由审批制改为备案制。2018年,石油企业完成矿业权内部流转18起,涉及矿权面积20.2万平方千米。打破企业壁垒,央企间开展“矿业权属不变、联合研究、合作分成”的合作模式创新,签署合作协议11个,涉及矿权面积近9万平方千米。国家石油天然气管网公司组建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居民与非居民用气实现门站价格“并轨”。

协同保障力度持续加大。天然气产供储销体系建设工作纳入煤电油气运保障工作部际协调机制加强统筹。

行业发展不协调不充分问题依旧突出,天然气行业“快速发展期”与“改革阵痛期”双期叠加。当前面临的主要挑战:天然气进口量持续攀升给能源安全保障带来压力,生态保护对天然气高质量发展提出更高要求,储气能力不足、市场机制不顺成为制约行业发展的两大短板。

来源: 中国石化报 2019年09月09日  作者: 程强  侯燕明

上一篇:中国能源领域实现历史巨变下一篇:面对对外依存度高、储气能力不足问题 天然气如何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