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English

全面放开勘查开采权是油气市场化改革的关键

来源:时代周报 日期:2020-01-14 浏览量:

1月9日,来自自然资源部的消息显示,我国将全面开放油气勘查开采市场,允许民企、外资企业等社会各界资本进入油气勘探开发领域。只要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注册,净资产不低于3亿元人民币的内外资公司,均有资格按照规定取得油气矿业权。

综合来看,一方面,我国资源能源需求不断增长;另一方面,我国还有比较大的资源潜力。《中国矿产资源报告2019》显示,截至2018年底,我国已发现矿产173种,探明储量的矿种从新中国成立之初的十几种增至162种,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矿种齐全、矿产资源总量丰富的大国之一。

要把这个资源潜力挖掘出来,需要高效地勘查。在传统的勘查体制下,油气勘探开采环节管束过严,区块退出机制不畅,制约了我国资源的开发效率,使得大量沉睡的资源没有被探明。比如,有数据显示,我国石油资源探明程度仅为34%,天然气的探明程度只有18%。

应对我国资源能源需求不断增长与供给约束的挑战,源头是提升勘查效率。这就需要调动各方的积极性,打破勘查权的垄断,使有能力、有技术的企业能够进入到这个领域。过去几年,我国在这方面已经积累了相应的经验。

比如,自然资源部在2011年推进非常规油气区块探矿权公开招标后,2015年10月公开招标出让新疆油气勘查5个区块。再比如,2017年5月,国家印发了《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允许符合准入要求并获得资质的市场主体参与常规油气勘查开采。

此次,有关部门明确提出全面放开油气勘查开采市场,允许符合条件的企业进入到这个领域。相比过去几年提的“有序开放”,这次是属于“一步到位”的重大进展。

可以预期的是,随着各项政策落地,将有效打破传统的勘查垄断,尤其是打破勘查权的行政垄断,对于理顺国内成品油市场的价格机制将起到巨大的基础性作用,加速市场竞争。

在市场开放的同时,也需要有效防止市场秩序混乱,消除资源能源安全隐患。为此,需要推进相关的配套体制建设。

比如,推动构建勘查权市场交易体系,形成勘查权有序流转的新格局;加快资源能源管道运输、炼化、市场销售等领域的市场化;加强资源能源安全体系建设。这些配套措施跟上后,既可以实现市场的高效运转,又可以保障市场的良性竞争秩序,并为解决我国资源能源供求矛盾奠定重要的基础。

全面开放油气勘查开采,对于打破油气行业自然垄断,对于理顺国内油气市场的价格形成机制等都将起到关键的基础性作用。

更大的市场开放将带来更大的竞争,带来更高效的资源配置。哪个行业开放的程度高,哪个行业的市场活力就强。

过去几年,我国在市场开放上不断出台相关的措施,传统垄断领域开放进程加快。尤其是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的不断缩小,使得开放程度进一步加大。

上一篇:报告:国内石油产量止跌回升 油气对外依存度快速提升势头得到遏制下一篇:《2019年国内外油气行业发展报告》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