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English

中印天然气需求强劲 成推动全球LNG市场增长重要因素

来源: 第一财经 日期:2019-04-12 浏览量:

随着新兴市场能源结构转型,全球天然气市场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自然也将面临前所未有的格局变化。

凭借着清洁、碳排放量低、安全高效等优势,包括中国、印度等新兴市场正成为拉动天然气市场增长的主力,推动行业进入快速成长期。

卡塔尔能源事务国务大臣兼卡塔尔石油公司总裁萨阿德(SaadSheridaAl-Kaabi)对天然气市场有着深刻的认识,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中国和印度,将继续引领亚洲作为推动全球液化天然气(下称‘LNG’)需求增长的重要因素。”

同时,埃克森美孚LNG市场发展主管穆萨立克(JimMuschalik)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新兴市场目前展现出对于天然气旺盛的需求,这让已经从事能源行业三十余年的他都感到兴奋。

以运输方式分类,天然气可分为LNG和管道气。就中国而言,LNG在进口天然气中比重更大。相比传统天然气输送严重依赖于管道,LNG运输更便利,也更容易储存,由此打破了传统天然气贸易的区域限制,市场流动性更好。

中国需求强劲.png

中国需求强劲

中国市场无疑是带动全球新兴市场增长的主要力量。

自2017年开始,中国部分地区开始推行“煤改气”的政策,用天然气代替煤炭作为主要燃料。随着政策的推行,天然气使用量也随之升高。

2018年中国进口天然气超过9000万吨。其中,LNG占总进口量的60%,超过5300万吨,进口规模创历史新高,来源涵盖亚太、中东、北美等25个国家和地区。

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萨阿德表示:“今年是卡塔尔第一次向中国运送LNG十周年纪念,在过去十年间,卡塔尔向中国运输了4000万吨LNG,相当于中国进口量的22%。”

他还表示:“LNG领域目前最受人瞩目的就是中国的需求增长,整个国家,无论从政策层面还是企业层面,都在做引导行业发展的工作,相关基础设施建设也在不断跟进,整个行业发展是很和谐的,这是眼见为实的事情。”

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辉表示,目前我国城乡居民的气化率不到50%,天然气在一次能源消费中占比不到8%,市场发展潜力巨大,进口LNG空间广阔。

印度潜力巨大

谈到新兴市场对于天然气市场的意义,穆萨立克(JimMuschalik)难抑兴奋之情,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新兴市场对于天然气的需求令人兴奋。天然气是可以负担得起的清洁能源,提高天然气的使用率将改善新兴市场人们的生活质量。

萨阿德还表示亚洲地区的日本和韩国等发达市场国家预计未来用气会保持较为平稳增长,包括巴基斯坦、泰国等新兴市场同样具有较大的潜力。“总体上未来市场对天然气的需求巨大,这是人们对环境和气候的关切所决定的,并且随着经济的增长和成本的降低,也让需求可持续。”他补充道。

就新兴市场而言,除了中国以外,数印度最为夺目。当前已经是全球LNG第四大进口国,仅次于日本、中国和韩国。

穆萨立克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印度有非常大的机会是。”他解释道,就像中国推行“煤改气”的政策,印度也在思考同样的问题。

印度当前也面临着像燃煤等引发的环境问题,穆萨立克认为天然气是解决上述问题的重要手段。不过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当前对于印度发展天然气具有挑战的问题是基础设施建设。

印度总理莫迪先前就明确表示,印度将优先发展以天然气为基础的经济。为实现这一目标,印度一方面要努力提高天然气的本地生产,另一方面要完善天然气进口的基础设施。

印度国内有较为充足的天然气储备。印度的海上气田曾是本国天然气的主要供应来源,但当前因为产量下降,不得不增加LNG的进口。

印度目前每天生产大约8700万立方米天然气,并且进口差不多同等量的LNG,以满足其日益增长的天然气需求,预计印度天然气的需求量会在五年之内翻一番,在国内天然气难以大量增产的前提下,增大进口成为必然选择。

进口大量的增加必须配以基础设施才能够实现,印度在这方面也在加紧建设。印度石油公司(IndianOilCorporation)1月表示,该公司位于泰米尔纳德邦印诺尔港的首个LNG终端即将投入使用。印诺尔终端是印度东海岸建造的第一个LNG终端,投入使用后该地区数十年来天然气短缺的情况将得以缓解。

在增强LNG进口的同时,印度也在拓展从周边国家通过管道增加进口天然气的可能性。伊朗石油部长赞加内2月表示,伊朗拟同意建设一条通往印度的海底天然气输气管线。他表示,该管线计划经阿曼海、印度洋,最终在印度的古吉拉特邦登陆,将伊朗天然气输送到印度。

印度考虑使用伊朗的天然气,除了在地理上伊朗离印度较近外,由于伊朗受到美国的制裁,能够提供给印度买家较为低廉的价格,这也是印度的考虑之一。

此外,另一个影响印度大规模进口天然气的因素是资金问题。根据印度央行最新公布的数据,截至3月第一周,印度外汇储备为4017.76亿美元。较去年4月跌去了250亿美元。外储的大规模减少,企业进口天然气时的外汇保障可能会成为问题。

上一篇:BP:LNG供应持续增长,将在2020年代末超管道气下一篇:2024年前全球能源存储能力将扩大13倍